武陵春李清照原文及翻译

丧我明诚,断我欢颜,人世如梦,心怀如幻。

绍兴五年(1135)寓居在浙江金华时写了这首《武陵春》词。

日晚,还没有梳妆,这一日,却又落去了。

清吴衡照《莲子居词话》卷二评曰:悲深婉笃,犹令人感伉俪之重。

C.闻说双溪春尚好,也拟泛轻舟写出了词人泛舟双溪的欢乐。

试想,春日的双溪好呀,只是听说;泛舟出游,也不过是也拟,下面又忽然出只恐,抹杀了上面的也拟。

心思细腻如易安,在经过种种悲痛之后,你怎么能阻止她多想?其实,物是人非之后,留给作者的,只有许多愁。

**【鉴赏1】**首句写当前所见,本是风狂花尽,一片凄清,但却避免了从正面描写风之狂暴、花之狼藉,而只用风住尘香四字来表明这一场小小灾难的后果,则狂风摧花,落红满地,均在其中,出笔极为蕴藉。

听说双溪那边春光还好,也想去那儿乘船春游。

词人面对花尽春去之景,心灰意懒,所以虽然日上三竿,仍无心梳洗打扮。

别人对自己的青睐,一直都令我心神不安。

李清照将时代的悲哀用巧妙的手法融进了自己有限的艺术境界里,从而使本词具有了典型性。

舴艋(zéměng)舟:形似蚱蜢的小船。

说:一作道。

句紧承上文,具写日晚倦梳头之缘由,但手法有变,由含而不露转向坦陈胸臆。

从这些小例子也可以看出文艺必须有所继承,同时必须有所发展的基本道理来。

这首词为变格。

但实际上,他的痛苦之大,哀愁之深,又岂是泛舟一游所能消释?所以在未游之前,就已经料到愁重舟轻,不能承担了。

当时北国沦陷,丈夫亡故,词人只身流寓浙江金华。

如今作者却意想天开地将它装上小船,给人一种具体可触的立体感;而且还怕愁太重,小船载不动,则愁又显得有重量了;再联系前句的轻字,似乎还可看到这小船在重愁堆挤下被慢慢压向水面之状,从而获得了一种动态感。

舴艋舟,狭长小船,形如舴艋。

李清照武陵春原文及翻译2**《武陵春》翻译**风停了,尘土中带有落花的香气,百花落尽,花朵化作了香尘,日色已晚还懒于梳头。

春尚好、泛轻舟措词轻松,节奏明快,恰到好处地表现了词人为摆脱忧愁而在心头漾起的一丝丝喜悦心情。

听人说双溪的春色还不错,那我就去那里划划船,姑且散散心吧。

只恐双溪舴闻说双溪春尚好,也拟泛轻舟。

想要倾诉自己的感慨,还未开口,眼泪先流下来。

风停了,花儿已凋落殆尽,只有尘土还带有花的香气。

能诗,留存不多,部分篇章感时咏史,情辞慷慨,与其词风不同。

这首词的整个布局也有值得注意之处。

这一切真不知从何说起,正想要说,眼泪早已扑籁而下,欲语泪先流一句,已抑不住悲情喷涌而来,可谓肠一日而九回,凄婉动人。

再读下片舟轻愁重句,此种感觉就越发强烈。

⑺拟,准备、打算。

而本词这种写法,就能够将省略的部分当作背景,以反衬正文,从而出人意外地加强了正文的感染力量。

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;今夜听雨,乡关不见,危栏难倚;凝眸处,从今又添一段新愁;问君,能有几多愁,这次第,又怎一个愁字了得……波罗蜜多不是汉语,出自公元前6世纪古印度佛教梵文Paramita,意译为从生死痛苦的此岸到达快乐智慧的彼岸。

无法再与年少时的朋友们真真切切地交心……或许因为,那也是往事,是回不来的过去了。

──选自《李清照词鉴赏》齐鲁书社1986年版【李清照诗歌《武陵春》赏析】相关文章:李清照《武陵春》的赏析12-25李清照《武陵春》赏析9篇07-15李清照《武陵春·春晚》原文及赏析01-05李清照《武陵春》全词翻译赏析12-24李清照《武陵春》教案12-26李清照《武陵春》译文11-25李清照《武陵春》鉴赏11-16武陵春李清照答案11-14武陵春-春晚(李清照)11-14李清照《武陵春》注释11-14,引导语:李清照是宋代女词人,婉约词派代表。

周邦彦:江南人去路渺,信未通,愁先到。

含蓄,是由于此情无处可诉;真率,则由于虽明知无处可诉,而仍然不得不诉。

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,那也是丈夫在世时与她相隔两地的相思之愁。

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

这时她因金人南下,几经丧乱,志同道合的丈夫赵明诚早已逝世,自己只身流落金华,眼前所见的是一年一度的春景,睹物思人,物是人非,不禁悲从中来,感到万事皆休,无穷索寞。

读者说它自然妥帖,是因为它承上句轻舟而来,而轻舟又是承双溪而来,寓情于景,浑然天成,构成了完整的意境。

第一句闻说双溪春尚好陡然一扬,词人刚刚还流泪,可是一听说金华郊外的双溪春光明媚、游人如织,她这个平日喜爱游览的人遂起出游之兴,也拟泛轻舟了。

与前面的闻说也拟结合起来,以主人公复杂的心理活动体现内心沉重的`哀愁。

双溪:浙江武义东阳两江水流至金华,并入婺江,两水合流处叫双溪。

词人是如何表现自己的愁苦心情的?10.请说说右边的插图能否体现诗中的日晚倦梳头并说明理由。

你已不再回头,我也不会苦苦哀求,流着泪说分手,你我转身,陌路,不再相认。

这首词构思新奇,从神态举止到内心波澜,写得既真率自然如行云流水,又跌宕起伏似浪峰波谷,有一种凄婉劲直之风,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。

武陵春李清照原文及翻译武陵春·春晚李清照〔宋代〕风住尘香花已尽,日晚倦梳头。

⑹闻说,清叶申芗辑《天籁轩词选》作闻道。

只恐怕双溪蚱蜢般的小船,载不动我许多的忧愁。

《武陵春》一词,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兵荒马乱中人们共有的离恨别绪。

这首词借暮春之景,写出了词人内心深处的苦闷和忧愁。

**【译文】**风停了,尘土里带有花的香气,花儿已凋落殆尽。

含蓄,是由于此情无处所诉;真率,是由于虽明知无处可诉,仍不得不诉。

这里所写的日晚倦梳头,是另外一种心境。

拟,准备、打算。

故似相反,而实则相辅相成。

即使有心诉说自己的遭遇和心情,也是言未出而泪先流,这比声泪俱下的描写更深入了一层。

‘双桨别离船,驾起一天烦恼’,不免径露矣。

辛弃疾《摸鱼儿》:长门事,准拟佳期又误。

表达了词人国破家亡的满腔忧愁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