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清照《醉花阴》艺术赏析

v时间:永昼、半夜、黄昏后用时间的推移写出在家的空虚,无聊。

历史的角度李清照的爱国思想,代表了中国古代广大妇女追求男女平等、关心国事、热爱祖国的一个侧面,让后人从中看到了中国古代女性情感世界的另一面。

后期:主要是抒发伤时念旧和怀乡悼亡的情感。

瑞脑消金兽,枯坐铜香炉旁,看那炉中的香料一点点地消融,岂不见出作者的寂寞无聊?4、半夜凉初透,分明暗示了她的辗转反侧,难以成眠。

所作词,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,后期多悲叹身世,情调感伤。

【李清照《醉花阴》的全诗】相关文章:李清照《醉花阴》诗词赏析12-25李清照《醉花阴》教学设计范文07-01李清照醉花阴教学反思范文11-23李清照词《醉花阴》教学反思范文12-07李清照《醉花阴》原文译文及赏析11-27李清照《醉花阴》教学设计范文(精选6篇)05-17李清照《醉花阴·薄雾浓云愁永》译文及鉴赏10-31李清照《醉花阴·薄雾浓云愁永昼》翻译赏析09-01李清照《醉花阴·薄雾浓云愁永昼》原文及赏析01-05李清照《夏日绝句》全诗赏析及注释翻译12-28,引导语:李清照《醉花阴》的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,这三句直抒胸臆,写出了抒情主人公憔悴的面容和愁苦的神情。

在这里,词人巧妙地将思妇与菊花相比,展现出两个迭印的镜头:一边是萧瑟的秋风摇撼着羸弱的瘦菊,一边是思妇布满愁云的憔悴面容,情景交融,创设出了一种凄苦绝伦的境界。

《醉花阴》词牌名为李清照首作《漱玉词》而来。

东篱,是菊圃的代称,语出陶诗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

杂易安作,以示友人陆德夫。

金兽,铜制的兽形熏香炉。

她是一位在诗、词、文、赋都有成就的作家,但最擅长、最有名的是词。

全词开篇点出闺中夫人忧愁之情,结句画出形瘦之态。

联想到刚才把酒相对的菊花,菊瓣纤长,菊枝瘦细,而斗风傲霜,人则悲秋伤别,消愁无计,此时顿生人不如菊之感。

相传李清照早年曾在泉边洗漱。

销魂极喻相思愁绝之情。

赵明诚卒后,李清照为文祭之,文曰:白日正中,叹庞翁之机捷;坚城自堕,怜杞妇之悲深。

遂驻家池阳,独赴召。

其实,妇女改嫁在宋代前期并不少见,且不影响李清照人品,宋人多家谈及此事,应当可信。

(《金石录后序》)十二月,青州兵变,杀郡守曾孝序,青州剩余书册被焚。

俗话说,借酒消愁愁更愁,此时她心中愁情更深,哪还有饮酒赏菊的意绪,于是匆匆离开东篱,回到闺房。

李清照她出生于一个爱好文学艺术的士大夫家庭,与太学生赵明诚结婚后一同研究金石书画,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。

虽然经历了一场再嫁匪人、离异系狱的灾难,但是李清照生活的意志并未消沉,诗词创作的热情更趋高涨。

李清照《醉花阴》的全诗引导语:《醉花阴》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作品,这首词是作者婚后所作,通过描述作者重阳节把酒赏菊的情景,烘托了一种凄凉寂寥的氛围,表达了作者思念丈夫的孤独与寂寞的心情。

把握诗歌的主要内容。

因此,宋代周的《清波杂志》认为,这两首和诗以妇人而厕众作,非深有思致者能之乎?明代陈宏绪的《寒夜录》评此两诗:奇气横溢,尝鼎一脔,已知为驼峰、麟脯矣。

虽然经历了一场再嫁匪人、离异系狱的灾难,但是李清照生活的意志并未消沉,诗词创作的热情更趋高涨。

能诗,留存不多,部分篇章感时咏史,情辞慷慨,与其词风不同。

李清照在《金石录后序》中回忆说,赵明诚将过阙上殿。

(《金石录后序》)十二月,青州兵变,杀郡守曾孝序,青州剩余书册被焚。

v情境:一个人的秋夜v——难以排解的`闺愁(孤独、寂寞、渴望爱情)这是一个人的独守,是一个失眠女子的倾诉。

如果时间富裕,可以再播放视频朗诵。

李清照《醉花阴》赏析这首词是李清照前期的怀人之作。

再看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两句,李清照闷坐一天,直到傍晚,才强打精神东篱把酒。

《易安集》、《漱玉集》,宋人早有着录。

瑞脑消金兽。

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厨,半夜凉初透。

今人辑有《李清照集校注》。

进而品词句,品意境。

李清照表达的什么愁?从何处看出来?对丈夫的思念之情,即佳节独处的少妇的闲愁。

元人伊世珍《琅嬛记》卷中云:易安以重阳《醉花阴》词函致明诚。

销魂极喻相思愁绝之情。

这首词是李清照前期的怀人之作。

因为仅仅这一首词就不必多说了。

明诚叹赏,自愧弗逮,务欲胜之。

东篱把酒黄昏后。

为何而瘦,因为诗人少妇强烈的寂寞和相思,相关的香炉里的瑞香也消损了身形,盛开的菊花也不丰腴。

此诗笔势纵横地评议兴废,总结了唐代安史之乱前后兴败盛衰的历史教训,借嘲讽唐明皇,告诫宋朝统治者夏商有鉴当深戒,简策汗青今具在。

薄雾浓云愁永昼,这一天从早到晚,天空都是布满着薄雾浓云,这种阴沉沉的天气最使人感到愁闷难捱。

这又是怎样的暮年的婉约。

月十三日,始负担,舍舟坐岸上,葛衣岸巾,精神如虎,目光烂烂射人,望舟中告别。

桃树结了多少桃子啊,长满了我家所住的三山岛。

但点到为止。

德夫玩之再三,曰:‘只有三句绝佳’。

可以说,全篇画龙,结句点睛,龙画得巧,睛点得妙,巧妙结合,相映成辉,创设出了情深深,愁浓浓的情境。

读罢全词,一位不堪忍受离别之苦的少妇形象生动地立在读者眼前。

这年,时届重九,人逢佳节,便写了这首词寄给赵明诚。

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
看来她不只是身体感到凉,主要的还是内心感到凉。

Leave a Reply